kumori

沉迷横山裕 沉迷杰尼斯

有关yoko的事情

胡桃盒子:

    关于yoko。
    确切说来我们一生都不可能了解其人,彻底看透近在身边的人尚需很长时间,更何况在最幸运的情况下,我们与yoko也不过一年几面。
    但抛去在下已经喜欢八团近九年的事实,仅凭这短短几面在下也可以肯定地说,yoko不是废柴,不是痴汉,不是软饭男,也不是有些人说的需要靠器用门把的番组来弥补自己不器用的人。
    在下并不清楚在某些饭心里yoko是怎样的存在,可是在下或多或少能猜到yoko是何以在他们心中留下如此印象。然而在下依然希望大家可以冷静地想一想,若是你周围常年有一个只会装傻充愣、聒噪、明明什么都不会却总是抢功劳、不求上进只求从你那里分一杯羹的人,你会怎样看待他呢?
    你会十年如一日地说他是你心里最温柔的人吗?
    作为一个solo歌手,在与专业音乐人合作后,却依然觉得他写的歌词与自己的曲子合得恰到好处吗?
    你会清楚地记得多年前他的五个愿望吗?
    身为一个全曜制霸的MC,却依然放心回到后台准备、让他引导和控制con上的话题吗?
    你会给他起一个几乎只有你在叫的昵称吗?
    会在坐车坐到实在无聊时、看着他柔软的嘴唇想去亲吗?
    会在明知他不喜欢肢体接触的情况下、却依然会去抱他去咬他的肩膀吗?
    会和他一起跳可爱的舞吗?
    会用你天才一般的音乐本领为他孩子气的歌词填上好听的曲子吗?
    会跳到他的背上叫他哥哥、并丝毫不担心过后他会生你的气吗?
    你会时刻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吗?
    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遇到过那么多人、演绎过那么多人生,从活着到死亡的道理都曾略读过,在他面前却依然像个小孩子,受委屈的时候会无视场合和他生气,并想要更多的他的关注吗?
    在和他一起唱歌的时候、在听到他的小号声和你的萨克斯交织响起的时候,你会笑吗?
    会懊恼他换了号码没有告诉你,并生气他不知道你的号码吗?
    会在镜头前让拿着钱包的他给你买好吃的,仿佛他是你真正的哥哥吗?
    你会在很久以后,当你终于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人时,再回过头去和那个宽容你的他说句谢谢吗?
    
    如果yoko是废柴,是痴汉,是软饭男,是需要靠器用门把的番组来弥补自己不器用的人,那我们喜欢的这六个人,为什么还会选择继续和他在一起呢?
    有人说这是工作,他们没有选择。
    可是果真如此吗?
    那些笑容,眼泪,担心的背影,充满回忆的歌曲,自然的亲昵动作,不顾形象的大笑,偶然的宛如青涩少年的害羞,因为共享一段悲伤记忆的号泣……这些都是工作的一部分吗?


    口口相传,三人即可成虎。我们当然支持创作自由,但是请千万、千万不要把设定中的那些yoko带入现实中的横山裕,因为横山裕不是文中的那些yoko,横山裕是世界上唯一的存在,是八团的长子,是弟弟们的大哥,是个以过早的年纪经历过太多不公、却依然选择温柔而坚强的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请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若是别人用你的自嘲和自谦反过来当作调侃你甚至攻击你的手段,你会毫不在意地一笑了之吗?
    我并不知道这段文字是否会被人看到,但我真心希望大家对yoko的理解是通过糊得和马赛克似的古早档直到现在清晰得连小鸟的痣和66的笑纹都看得一清二楚的高清视频,而不是几篇同人,几条弹幕,几句轻描淡写的评语。

    另说一句,当年毛毛艺术家不羁的气质点满、四个弟弟尚不适应谈话节目的时候是yoko和hina一起努力撑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所谓“yoko最后还是要靠hina”这种话,在说出口之前,请扪心自问,yoko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曾经我也抱着不和他们一般见识的想法对抹黑yoko的人一笑了之,直到后来我终于明白,这个世界很公平,若是他可以听到爱意,那么他也绝对会听到恶意。
    所以菇凉们,如果在下写的这一段让你感到哪怕有一点点动容,那么再看到有人轻视yoko的时候,请告诉她yoko并不是这样的人。
    谢谢大家耐心看到这里!
    周末愉快!
    

终于到了✧︎◝︎(*´꒳`*)◜︎✧︎˖

〖自翻〗8EST新瀉(BJ三回親吻事件)(修正

永無鄉:

原址:http://akikuro.lofter.com/post/3135ed_8fe0ea3


Della想看就翻了,含8EST碟中未收錄成分,[      ]里為櫻花妹自述。


注③注④已修正。




——————————




雛:亮的應援扇也有很多呢,亮,生日快樂。




[生日驚喜之類的什麼都沒有的MC開始了。]


[大家一起唱了生日歌。]




亮:謝謝!




[生日蛋糕登場,雛拿出了準備的大米。]




雛:亮喜歡米吧,(特意)從原產地買來了哦。


亮:哦!


雛:魚沼出產的越光米。




雛:還有,雖然今天稍微有些來不及了,但是等回去之後,大家一起買一個超好的電飯煲給你做禮物。


亮:真的嗎?謝謝!


雛:請用它來做出美味好吃的飯吧。


亮:(舉起米)收到了哦!!是米哦!!(亮亮你個傻孩子[笑哭




[超級開心的樣子。]




亮:(認真地看著米)這有幾合重?[*注①]


雛:三合。


倉:真好啊。




亮:二十八歲了。


雛:是啊——


亮:二十八歲了,這要是到三十歲了大概有些不妙啊。


雛:二十八歲了感覺怎麼樣?


亮:不,不知道。已經二十八了啊——


雛:旁邊的小老頭可是已經三十一了哦。


(昴笑)


雛:在傻笑呢。


亮:就算二十八歲了也什麼都沒有變呢。以前呢,反而更有大人的印象呢。


雛:跟想象中的二十八歲比起來——


亮:不一樣,完全不一樣。(二十八歲)原來是這樣啊——


昴:什麼都沒有變。


雛:小老頭一副開心的樣子。


昴:我每天都很開心哦。




亮:還有兩年就三十了。章ちゃん也二十八歲了呢。


安:因為是同年的呢。




亮:我啊,過個半年左右就會不怎麼記得住自己的年齡的。


倉:啊,我懂的。


雛:但是像三十歲這樣里程碑之類的(年齡)倒是會記得呢。




雛:那邊還有一個傻笑著的傢伙呢,(你也)馬上就該到(三十歲)了。


橫:MARU也終於——


全員:丸ちゃん生日快樂


丸:喂!!




亮:我收到的生日祝福郵件每年都在減少。


倉:啊,會減少的——


亮:更小一點的時候明明會收到很多,從十二點開始就一直吵。而今天收到的大概只有三件。




亮:只有橫山君沒有對我說恭喜。


橫:哈?我說了的!


亮:村上君和章ちゃん昨天給我發了郵件。すばる君也是,今早來了之後馬上就對我說了恭喜。


橫:我在後面說了啊!一起說了的!


昴:雖然知道那時你在,但你說了的嗎?


橫:說了的!


亮:大倉也是,一大早就跟我說了。MARU……啊,MARU沒有說嗎?


丸:(有些難辦的樣子)我好像沒說呢……


昴:喂!這種時候就要回答你說了啊!難道不該是這樣的流程嗎?


亮:啊、但是MARU事後總會想辦法做些什麼的。


橫:(你們這是)強行硬說啊!




倉:蒙奇奇沒有說嗎?[*注②]


橫:誰是蒙奇奇啊!


昴:好好說啊!


橫:……恭喜你(二十八歲)了。




亮:總覺得……不對啊!再像以前一點那樣說啊!


昴:再更用心一點說啊!


橫:剛剛不是才說了嗎!


亮:說起來啊,本來這個距離就有點……


倉:過去站近一點!另外再過去抱一下。


丸:(亮)抱著米等著你呢!


昴:嘴唇君!


丸:白色的那位——


倉:奧賽羅啊……[*注③]


橫:誰がひっくり返るねん![*注④]




[雖然這麼說著卻一步步縮短距離走近的橫。]


[互相注視的兩人。]




亮:等、好久沒在這個距離注視過(橫山君的)眼睛了。


橫:怎麼感覺我最近總是在做這種事情——


昴:好了快做啊大米君!啊、搞錯了,越光米君!




[明明是等待橫從心底的祝福和擁抱,]


[卻不知為何閉上眼睛微微地抬起了下巴的亮,]


[仿佛在等待接吻一般。]




橫:等……為什麼要仰起臉!好像要KISS一樣——


昴:KISS也要做哦。


亮:(安靜地仰起臉等待著)


會場:KI——SS——!KI——SS——!


橫:為什麼、為什麼我非得KISS不可啊!




[在這樣明亮的地方(舞台上)流逝著]


[照明師朝兩人打向Support Light]




橫:


嗯……


你長大了呢。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很小,


Jr時帶你去吃烤肉的事情到現在都記得。


現在比大概比我要掙得多了吧?


下次換你帶我去吧。


恭喜。




[兩個人扭扭捏捏地親吻了之後。]




雛:這可是不怎麼能看到的畫面呢。


亮:橫山君謝謝你!


橫:啊咧,(搞得好像)我現在(才是)要CHU(的氣氛)一樣。




橫:KISS之前,戶君對我說“臉頰上有汗哦”。


於是對到底要親嘴唇還是親臉頰所猶豫了。


猶豫的結果,就是親了臉頰和嘴角一半一半。


昴:一半一半啊。




[從最喜歡的橫山君那裡接收到了愛而變得精神的亮。]


[蹦蹦跳跳地下台換衣服去了。]




橫:剛才我KISS了啊。


雛:KISS了呢。


橫:以後我該怎麼辦才好。後台的氣氛不會很尷尬嗎?和戶君的眼睛對上就會心跳不止哦?


昴:眼睛對上後再KISS不就好了。




橫:這樣想來的話基本和成員都KISS過了呢。特別是HINA,去年做了有幾次?


雛:因為你把眼睛閉上了啊![*注⑤]


橫:其實睜開眼睛也沒什麼,但不知道為什麼閉上了呢。




橫:但是,女孩子就喜歡這種吧?怎麼說來著,誒,BL?


雛:DL?


橫:BL……Boys Love。


雛:什麼啊!Boys Love的。


昴:說到BL就是培根生菜吧。[*注⑥]




[四人更衣結束,與年上組交換MC。]


(這裡跳過,總之就是丸在用字母縮寫講捏他,沒有爆點_(:37 L)_)


[年上組更衣歸來,麵包丁待機。]


[這時出現了某人的自我申報]




橫:嗚哇,剛才和戶君的眼睛對上了。


(亮笑)


昴:親!




[伸出右臉頰的亮,]


[完全就是在等待親吻。]




[猶豫之後在右臉頰印下親吻的橫。]


[本日第二次!]




[最後,安可結束的時候,]


[總是第一個就離席走掉的亮,在這個時候,]


[噠噠地跑到橫山君附近索吻。]


[抬起右臉頰說著快親快親(原句:してして~)]


[抓住這次機會,對一直都不會對別人撒嬌、也不怎麼讓別人對自己撒嬌的橫山君,使勁地撒嬌了。(いつも甘えたくても甘えさせてくれないヨコさん→超級繞QTL)]




[雖然被露出臉頰的亮嚇了一跳,但想到已經是第三次了、於是便普通地(接受了)親吻的橫。]




[這次整個人都處於瀕死狀態。]


[大概一段時間內大腦都會持續當機。]




*注釋:


①合:體積單位,用於測量清酒和大米。一合約等於清酒0.180升或大米150克。


②モンチッチ:就是那個玩偶猴。


③奧賽羅:問了同居的櫻花妹這裡應該說的是一種黑白棋遊戲。


④所以橫大概是吐槽黑白棋的話誰負責給他翻面。(第一反應是莎士比亞我也是論文寫多了……


⑤:ExE開場影像。


⑥:培根生菜:Bacon lettuce,縮寫也是BL。




END.

第一次玩。。
失败的热缩片(˘•̥ω•̥˘)
毁了濑户的图( ¯•̥ω•̥¯ )

原图是鹤丸 超美的(´°̥̥̥̥̥̥̥̥ㅿ°̥̥̥̥̥̥̥̥ ✽)

可爱的委屈哒宰(*/ω\*)

老师新作(*/ω\*)好棒哦